國際

美中戰略競爭與“冷戰”教訓

恩蓋爾·伍茲  2019-08-05 11:21:50

事實證明,冷戰時期的一個教訓在今天可能至關重要

  美中戰略競爭與“冷戰”教訓

  文/恩蓋爾·伍茲

  發于2019.8.5總第910期《中國新聞周刊》

 

  美中兩個大國間的戰略競爭,對國際組織構成了嚴峻的挑戰,它們現在面臨著成爲這兩個大國馬前卒的風險。對于推動亟待加強的國際合作,多邊機構能否繼續發揮作用,目前仍需觀察。

 

  爲了獲取資源、占領市場和爭奪技術主導地位,美中雙方已經用原始的實力發揮取代了全球商定的規則,並展開激烈的競爭。從更廣義的層面看,雙方也是爲了主導遊戲規則。

 

  國際組織因大國競爭而面臨邊緣化的風險,並非史上頭一遭。1944年,世界銀行成立後,很快就在歐洲重建過程中遭到擱置。冷戰的到來,加劇了歐洲範圍內的戰略競爭,促使美國通過馬歇爾計劃尋求更爲直接的參與方式。在這樣的情況下,世界銀行被迫降格,並另辟蹊徑:向貧困國家提供貸款。

 

  不過,美中目前的這種戰略競爭關系在很多方面都不同于“冷戰”。首先,美中兩國在經濟上的相互依存程度遠超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此外, “確保相互摧毀”機制衍生出一種獨特的相互依存關系,從而讓雙方在激烈競爭的同時也在核武器控制領域展開合作。

 

  事實證明,冷戰時期的一個教訓在今天可能至關重要:像美國總統尼克松和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于1972年簽署的一些寬泛的條約,並不像一些更具體的條約那樣效果明顯,比如1955年賦予奧地利中立地位的奧地利《國家條約》,以及1962年簽署的確定老撾中立地位的相關條約。

 

  同樣,在應對一些具體威脅時,正式的多邊條約和機構收效甚好。例如1971年的柏林《四方協定》、1972年的《反彈道導彈條約》、限制戰略武器談判和《美蘇防止海上事故協定》等。所有這些,都曾遭到過強烈質疑,但它們都在管理競爭關系方面發揮了作用。

 

  就美中沖突而言,挑戰在于如何不讓貿易戰升級,以免對其他國家産生破壞性後果。不幸的是,目前的一些規則體系已經被侵蝕了。因爲特朗普政府拒絕任命任何人來管理世貿組織的上訴機構,該組織的糾紛解決機制正在陷入癱瘓。

 

  其他多邊機構也需要重新考量其戰略。無論大國間是如何相互“叫陣”,當今世界迫切需要相關機制來促進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跨境基礎設施以及新技術監管等諸多問題上的合作。國際組織應像過去一樣充當規則議定的中立調停人,在敦促任何單個國家減少作弊或采取單邊、零和行動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中國、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在廣泛的領域均擁有共同利益,爲了促成合作以實現共同目標,國際組織需要進行革新。例如,世界銀行可以運用新的手段,來應對區域和全球挑戰,而不是僅僅專注于爲單一國家提供貸款。一味爲窮國提供貸款的方式,加劇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捐助方之間的分歧。與其這樣,世界銀行不如去發現一些被忽視的領域,並確保實現全球發展方面的融資平衡。世行還需要徹底改革其治理機構,以讓中美兩國都擁有相應的影響力和所有權。

 

  爲防範新的戰略競爭升級,美中兩國及其他國家都不應試圖構建新的“大包大攬”的規則,而應仿效冷戰時期去達成一些狹義、有針對性的具體協定。世貿組織和世界銀行等多邊機構,可以在促成此類協定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但前提是它們各自的領導層足夠大膽,並足夠有創造性,並且還能征得各自成員政府的允准。

 

  (作者系牛津大學布拉瓦尼克政府管理學院院長兼全球經濟治理項目研究主任)

責任編輯: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