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大學成抑郁症重災區,大一是坎大三是坑

俞楊  2019-08-05 13:39:03

大一發現大學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大三發現社會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以前上大學,過來人會告訴你,沒談過戀愛的大學不完整。如今上大學,眼前人會告訴你,沒抑郁過的都不算大學生。

 

  近年來,大學生抑郁症發病率逐年攀升,尤其是大一和大三,抑郁高發。原本大好的青春時光,過得苦楚難挨。

 

  “大學生抑郁症高發可能會成爲一個常態,這是社會環境、教育環境、家庭環境和自身等多方面因素的綜合結果。”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無論做什麽都覺得沒有靈魂

 

  孤立自己、缺乏動力、逃避問題、自我憎恨、生活紊亂……沒想到大學生活是這樣的。

 

  不想跟同學交流,覺得這閑天聊得沒有靈魂,不足以兄弟相稱。

 

  對愛情缺乏熱情,覺得這妹子帥哥撩得沒有靈魂,不足以雙飛一生。

 

  逃避集體活動尤其是聚餐,覺得這酒喝得沒有靈魂,更不足以慰風塵。

 

  抑郁不挑年齡,患者趨于年輕。北京安定醫院副院長王剛在2015年第八次全國心理衛生學術大會上透露,抑郁症平均發病年齡已低至30歲左右。

 

  北京青年壓力管理服務中心主任熊漢忠認爲,抑郁傾向在年輕人中有擴大和加重的趨勢,從臨床上來看,現在得抑郁症的人年齡越來越小。

 

  “我就感覺上了大學後特容易抑郁,四面八方的壓力接踵而至考慮的東西賊多,已經在抑郁邊緣瘋狂徘徊了。”一位大學生感慨道。

 

  2019年7月18日,在第八屆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高校心理輔導與咨詢高峰論壇上,台灣南華大學生死學系所教授遊金潾提到,四分之一的中國大學生承認有過抑郁症狀,但專業人士不會隨便給學生診斷爲抑郁症患者,要經過10至12天的周期觀察,再加上專業測試量表,確定發病情況。

 

  世界衛生組織在2017年發表的報告也顯示,四分之一的中國大學生承認有過抑郁症狀。

 

  早在2006年,北京市團市委和北京市學聯發布的《首都大學生發展報告》,估算北京地區大學生抑郁症患病率已經達到了23.66%。

 


  大一大三是抑郁症高發期

 

  大學四年,大一和大三最難熬。熬過去,一豎,熬不過去,一橫。

 

  通過長期研究,遊金潾教授發現,大學一年級和大學三年級是抑郁症的高發期。

 

  大一要從依賴階段走向獨立階段,探索自己要走向何方的時候會困惑。大三要面對人生的重新選擇,擔心以後的讀研和工作,焦慮更多。

 

  若說得紮心一點,就是大一發現大學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大三發現社會跟自己想的也不一樣。

 

  “對新興事物不感興趣,不願意去打破以前高中生活常規,就感覺現在這個狀態很糟糕,也不願意去改變!”有大一學生說。

 

  熊丙奇稱之爲“迷茫”:在基礎教育階段,學生有高考目標,但上了大學缺乏目標變得無所事事,相比之下,考研的學生還過得豐富一些。

 

  “考研壓力大,自己離目標有距離而焦慮,同學找工作再給你冷言冷語,父母每天的詢問只會讓自己越來越不安。”有大三學生說。

 

  抑郁多見于大學向社會過渡的階段,美國心理學雜志《職業心理學:研究與實踐》曾披露,有6%的在讀本科生“真的考慮過要自殺”。

 

  2019年大學畢業生以860萬再創曆史新高,除非你是985、211或一本好專業畢業,否則畢業之時就會體驗社會殘酷。清北複交等頂級大學畢業生年收入10萬~30萬元的人才最多,清華畢業生甚至在50萬元以上,獵聘《2019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業現狀大數據報告》顯示。

 

  逃避就業,升學考研,麥可思研究院《2019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2018屆本科畢業生受雇工作的比例爲73.6%,已連續5屆持續下降。

 

  大學生並非越來越脆弱

 

  大學生啊,你爲什麽越來越脆弱?其實,大學生可不背這口鍋。

 

  “大學生的心理問題不是個體的原因,而是所處的外部環境。中國大學出現這樣的結果,外部的因素應該更多一些。”熊丙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首先,是大學本身的環境。熊丙奇認爲,中國大學缺乏適合學生發展的職業規劃教育,大學生自我認知不足,顯得迷茫也就在情理之中。

 

  熊丙奇還指出,大學對學生的心理問題關注也不夠。中國大學心理健康教育還停留在給入學新生進行一次心理普查,但心理普查在國外大學是不允許的,因爲這涉及到個人的隱私。

 

  中國大學還實行這種教育方式,原因在于我們大學的專任心理教師太少了,沒辦法對學生進行一對一的心理咨詢。

 

  中國人民大學心理研究所所長俞國良教授也指出,社會轉型期的急劇變化使大學生心理上的動蕩進一步加劇,所面臨的心理、行爲適應問題也是前所未有的。

 

  大學生的抑郁問題,僅依靠傳統的說教式、單一化和程式化的德育,是無法解決的,這時就需要心理健康教育的幫助和支持。

 

  轉型期社會的心理健康教育,要從教育模式向服務模式轉變,服務模式重視大學生的心理發展規律和成長需要,提供相對應的心理健康服務。

 

  其次,熊丙奇指出,社會環境對象牙塔裏的大學生也影響深遠,尤其是社會上充斥的功利成功觀,使得大學校園也流行成功學。

 

  急功近利的成功焦慮,會産生巨大的就業和升學壓力,而這種焦慮,又和大學生現實所接受的教育和自身的付出之間,存在著差距。

 

  由此看來,校門外的焦慮空氣吹進了校園,攪動了一池本該波平如鏡的水,讀書聲也躁動。

 

  大學抑郁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畢業以後更抑郁。一位大三學生說:“抑郁休學這一年去打工旅行,發現學校生活真美好,我也就好了。”

 

  不信?上班族的抑郁症了解一下。

 


責任編輯: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