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母乳喂養好處多,中國純母乳喂養率爲何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彭丹妮  2019-08-05 13:36:46

中國嬰兒在出生6個月內的純母乳喂養率僅爲29%,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在提高母乳喂養率與正確對待母乳喂養方面,中國還有很多功課要做

  提高母乳喂養率, 中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本刊記者/彭丹妮

  發于2019.8.5總第910期《中國新聞周刊》

 

  今年5月,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董光輝等人在《美國醫學會雜志》子刊發文稱,母乳喂養與暴露于空氣汙染物的兒童肺功能受損的風險降低有關,指出母乳喂養是目前降低大氣汙染對兒童健康危害的有效防護措施。《紐約時報》今年6月則報道稱,最新研究發現,母乳中含有大量細菌,它們會在嬰兒的腸道中繁殖,並可能有助于爲嬰兒免疫系統和新陳代謝的發育奠定基礎。

 

  當科研人員還在不斷發現母乳喂養的新好處時,最新一項調查數據卻顯示,中國嬰兒在出生6個月內的純母乳喂養率僅爲29%,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爲喚起全社會對母乳喂養重要性的認識,繼5月20日中國母乳喂養宣傳之後,8月第一周將迎來國際母乳喂養行動聯盟發起的“世界母乳喂養周”。不過,即使在正確認識到母乳喂養的好處後,也依然有很多人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無法實現純母乳喂養,她們面臨的問題也同樣值得關注。

 

  奶粉無法完全複制母乳

 

  母乳喂養的好處不言而喻。2016年,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發布母乳喂養系列報告,報告指出,母乳喂養能夠促進嬰兒成長發育,包括降低嬰兒日後的超重肥胖風險、改善早期腸道微生物菌群等好處。

 

  母乳喂養還可促進嬰兒早期認知能力和非認知能力的發展。母乳中所含有的各種氨基酸對于嬰兒的大腦發育、智商的提高和學習能力的提升都至關重要;母親在哺乳過程中的聲音、擁抱和肌膚的接觸,也能刺激嬰兒的大腦反射,促進嬰兒早期智力發展、心理發育和外界適應能力的提高。此外,乳汁的成分會在一個相對較窄的範圍內變動,適應嬰兒各階段的生長發育需求。“母乳喂養是提高母嬰健康最劃算的幹預舉措之一。”美國公共衛生協會負責人喬治·本傑明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據《柳葉刀》報告,對母親而言,母乳喂養可以預防乳腺癌,延長生育間隔,還可能預防卵巢癌和Ⅱ型糖尿病。對于整個社會來說,不選擇母乳喂養與社會整體智力水平的降低有關,帶來的年均經濟損失大約是全球生産總值的0.5%。

 

  首都兒科研究所的專家表示,母乳喂養是人類生殖活動的基本組成部分,其具有配方奶粉不能替代的很多功能。黃淩曦曾長期在天津市中心婦産科醫院乳腺科工作,獲得國際認證泌乳顧問證書。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母乳是新生兒最自然、最全面的營養來源,母乳喂養應是一種常態。

 

  然而,當沒有辦法純母乳喂養時,配方奶粉是否能給嬰兒提供其發育所需的足夠營養呢?美贊臣營養品公司大中華區副總裁顧磊表示,母乳可以爲嬰幼兒提供優良成長和發展的最佳營養,了解母乳成分的複雜性及其影響是美贊臣設計嬰幼兒配方乳粉最佳營養的基礎。隨著科研水平的不斷提高,母乳中細微的營養成分正逐漸被發現,並被添加至乳粉配方中,比如添加長鏈多不飽和脂肪酸(包括DHA和ARA)支持腦部和視覺發育、添加乳脂球膜和乳鐵蛋白支持認知和免疫發展等等。不過,顧磊同時也指出,配方乳粉雖然可以爲嬰兒提供足夠的營養,但仍無法完全複制也無法代替母乳。一方面,母乳屬于動態物質,在某些營養成分例如礦物質和維生素上,難以用統一的配方來反映;其次,受科研技術水平所限,目前研究人員仍無法完全識別母乳中的所有營養物質及其功能,暫時無法添加到配方中。

 

  基于母乳的獨特性及種種益處,母乳喂養已成爲國際共識,得到了多個國際組織的倡導。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2002年發布的《嬰幼兒喂養全球戰略》中提出:在生命的最初6個月應對嬰兒進行純母乳喂養,以實現嬰兒最佳生長、發育和健康。2012年,世界衛生大會提出,到2025年,全球0至6個月嬰兒的純母乳喂養率要達到50%——中國2017年制定的《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年)》也提出了同樣的目標,並將完成這一目標的年份提前至2020年。純母乳喂養是指寶寶在出生後6個月(180天)內不喂母乳之外的水、液體或食物,6個月之後,可及時、充足和安全地添加輔食,並繼續母乳喂養到兩歲或更久(自然離乳)。

 

  一場社會共建行動

 

  根據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今年2月份發布的《中國母乳喂養影響因素調查報告》(下稱《報告》),中國嬰兒6個月內純母乳喂養率爲29%,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和37%的中低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其中,大城市的純母乳喂養率最高,達到36%;而最低的中小城市僅爲23%。

 

  過度營銷一直被國際社會視作影響推進純母乳喂養的負面因素。早在1970年代,紐約就爆發過一場針對某配方乳巨頭集團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其被指控使第三世界國家的母親們迷信奶粉,而不健康的喂養方式(比如奶粉與不潔淨用水混合)造成了嬰兒死亡率上升,這場抗議直接促生了奶粉企業營銷的一系列規範。

 

  世界衛生大會于1981年通過《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下稱《守則》),旨在消除母乳代用品的不當銷售行爲對母乳喂養産生的負面影響。中國于1995年頒布實施《母乳代用品銷售管理辦法》,對母乳代用品的銷售做出了嚴格的禁止性規定。2015年出台的《廣告法》中也有一些與規範母乳代用品銷售行爲相關的條款。

 

  雖然《母乳代用品銷售管理辦法》在2017年末因內容與現行法律及體系不符而被廢止,很多乳企仍以《守則》爲准繩規範自身行爲,甚至制定高于地方立法要求的自律守則。比如,美贊臣的母公司利潔時集團公開承諾支持所有女性在嬰兒出生後最初的6個月裏選擇母乳喂養,並鼓勵母乳喂養到兒童兩周歲及以上,創建有利于母乳喂養的環境。同時,還針對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推出了《母乳代用品銷售政策》,約束包括美贊臣在內的利潔時全體員工,及授權的第三方公司及員工,以負責任的方式與消費者溝通,確保市場營銷行爲不對母親進行母乳喂養的選擇和能力産生負面影響。

 

  美贊臣還表示支持中國盡快出台新的母乳代用品銷售政策及法規,全面有效地規範市場,爲促進和支持母乳喂養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並樂意與行業內其他各方、消費者、合作夥伴、政策制定者及其他利益相關者共同努力,在這一領域推動最佳實踐。

 

  公共場所與工作單位等空間的設施支持也是影響母乳喂養的重要因素。根據第一財經今年3月份所做的一項調查,中國內地所有城市在地圖上標注出的母嬰室數量僅爲2643間,其中只有7座城市擁有超過100間母嬰室——而日本僅東京這一數量就已高達5092間。

 

  根據今年1月廣州市發布的《關于立法促進母乳喂養的議案》,選擇背奶的人群中僅有3%的用人單位設有哺乳室,85%的背奶媽媽只能在洗手間或隱蔽無人的辦公室裏進行背奶,在一定程度影響了母乳喂養的執行。爲推進母乳喂養,美贊臣也以實際行動支持女性哺乳權益。顧磊介紹說,比如,從去年11月開始,美贊臣推出“媽媽聯合行動——喂愛1平方”活動,在上海、廣州等城市新建了16個母嬰室,還有另外10個正在籌備中。同時還通過制造公共場所哺乳困惑的公衆話題,引發千萬關注、數十萬討論和數萬媽媽實名應援,喚起全社會對女性哺乳權益的重視,爲哺乳媽媽們贏得尊重、支持和空間,從心理上緩解了她們的喂養焦慮。

 

  《中國母乳喂養影響因素調查報告》還指出,産假不足等原因也制約著中國母乳喂養目標的實現。尚在哺乳期而不得不回歸職場的女性,往往要用自動吸奶器定時收集並儲存母乳帶回家,這一群體被稱爲“背奶媽媽”。她們在公司,在出差的高鐵、飛機上,在酒店等各種公共場所,都常常需要爲擠奶尋找合適的場所。如果不能及時吸奶,會因漲奶而脹痛、發燒,甚至引發乳腺炎。

 

  廣州市《關于立法促進母乳喂養的議案》就分析說,在職媽媽更容易放棄純母乳喂養,45%的媽媽上班後會選擇“混合喂養的方式,工作時間喝配方奶粉,早、晚還是母乳喂養”。世界衛生組織則列出了更多的影響因素:包括母親患有傳染疾病,遭遇自然災害或喂養營養不良兒童和低出生體重以及早産嬰兒等等。

 

  提升母乳喂養率既需要母乳代用品企業承擔責任,也需要兒科醫生、保健人員、用工企業、政府協會等各界社會力量齊心協力,共同推動。盡管整個社會都在爲了達到50%的純母乳喂養率這一目標做各種努力,但當一些媽媽因種種原因無法實現純母乳喂養時,她們也需要根據自身實際情況,爲孩子的喂養方式做出知情理性的選擇。

 

  無法母乳喂養的背後

 

  袁岚去武漢市婦幼保健院待産的時候,首先映入她眼簾的是一條偌大的紅色橫幅,介紹的是純母乳喂養的好處;從袁岚備孕開始,在她學習育兒知識的各種渠道,比如微博意見領袖、微信公衆號文章,也在強化她要進行純母乳喂養。 

 

  作爲一位有海外留學背景的知識女性,她自然懂得如何科學地汲取這些知識。她按照母乳喂養指導,日夜連軸嘗試,多日精疲力竭,仍然無法實現純母乳喂養。孩子出生後的第一個月內,在心理和生理雙重壓力下,夜間她讓月子中心的護理人員用奶粉喂養嬰兒,這樣她就不必夜裏每隔幾個小時醒來一次。這種“母乳+奶粉”的喂養方式,也被稱爲混合喂養。

 

  袁岚是幸運的,她從月子中心回家後,因爲決定生育後兩年內不去工作,她可以做到全天候守在嬰兒身邊,而且在泌乳方面也沒有什麽障礙,就把混合喂養換成純母乳喂養了。

 

  但是對很多女性來說,實現純母乳喂養並非易事。全奶粉喂養的母親楊嘉有她的苦衷:“生完孩子我就得了産後抑郁症。雖然知道母乳喂養對孩子好,可是我喂奶時真的非常痛,也很容易堵奶,這讓我開始抵觸孩子。我在內心掙紮了好久,最後只好選擇奶粉喂養,讓爸爸也能參與到喂養過程,這令我輕松了不止一點半點,也最終順利從産後抑郁中走出。”

 

  一位媽媽在社交平台上講述她的故事:孩子出生後,因爲母乳不夠,她試過各種催乳辦法,多喝湯水、多讓孩子吮吸,也請了催乳師,皆未奏效。“剖腹産後,爲了喂奶,一直就沒有得到好好的休息,後來加了奶粉,孩子終于吃飽了,我也算得到了解脫。真不知道自己之前是被母乳神教洗腦了還是怎麽的。”與迷信奶粉相對的是,“母乳神教”是現在人們對不顧現實條件、過分偏執地堅定純母乳喂養做法的調侃。

 

  前述《報告》指出,有接近60%的母親了解嬰兒應該在出生後6個月內純母乳喂養。在黃淩曦看來,現在絕大多數母親都知道母乳喂養的好處,反而一些母乳宣教推廣者有些用力過猛。“你要考慮到那些選擇配方奶喂養媽媽的心情,確實有一些媽媽實現不了純母乳喂養,輿論太過于強調會給她們比較大的心理壓力。”她進一步解釋,實際上了解純母乳喂養好處的母親,即便嬰兒出生後因爲種種原因沒有實現純母乳喂養,研究也發現嬰兒健康狀況幾乎沒有差別。因爲這樣的母親通常懂得尋求正確的育兒知識和專業人士的幫助,這會對孩子的健康起到積極作用。“實際上在整個育兒過程中,母乳喂養只是其中一部分。”黃淩曦說,其他方面的科學護理同樣重要,比如勤洗手,定時打疫苗,寶寶有問題時尋求專業人士幫助等等。

 

  2018年7月,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美國要求刪除論壇決議中關于政府應“保護、宣傳、支持母乳喂養”的表述以及限制“母乳替代品營銷誤導”的段落,受到了《紐約時報》以及衆多醫學專家的反對。

 

  但主導修改決議的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發言人在回複媒體的郵件中解釋說:“最初起草的決議給想要爲孩子提供營養的母親們造成了不必要的障礙。我們注意到,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不是所有的女性都能進行母乳喂養。這些女性應該有選擇和獲得嬰兒健康替代品的機會,不應因爲這樣做受到指責。”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袁岚、楊嘉爲化名)

責任編輯: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