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女班主任抽打逃課學生受重罰引爭議:老師懲戒學生究竟該不該

羅曉蘭  2019-08-05 12:01:15

懲戒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更重要的是要靠先進的教育手段

  3個多月來,山東日照五蓮二中班主任楊某某經曆了諸多波折。

 

  因用課本拍打逃課學生,在遭受停職一個月等處罰後,楊某某又被追加包括解聘、納入該縣信用評價系統“黑名單”等處理。

 

  事發後,楊某某的學生多爲這位“好老師”鳴不平。而網友們觀點不一,爭議四起:對楊某某的處罰是否過重?教師不能懲戒學生了嗎?教師的懲戒權和體罰的界限到底是什麽?

 

  一

 

  事情發生在今年4月29日,起因源于學生“逃課”。

 

  “2016級3班學生李某某、王某某逃課,私自到操場玩耍,被該班班主任楊某某安排學生叫回,在四樓門廳內用課本抽打。”網傳文件《五蓮二中關于楊某某體罰學生的處理決定》表示,該事造成了不良影響。

 

  “楊某某身爲教師,私自體罰學生,違反了學校及上級規定。”5月5日,五蓮二中對其做出處分決定:停職一個月;向當事學生和家長賠禮道歉,向學校書面檢查;取消評優,師德考核不及格;黨內警告、行政記過;承擔受傷學生診療費。

 

  事發前,楊老師被學校稱爲“女神”。

 

  該校微信公衆號2017年發布過一篇關于楊某某的文章,題爲《愛心育桃李,智慧寫人生》。文章提到,楊老師是山東省藝術教育先進個人、日照市優秀班主任、五蓮縣優秀教師和“巾帼崗位明星”。

 

  “其實當老師很平凡,只是擁有更多熱愛別人孩子的機會,我是老師,愛學生,也是本能。”文章稱,楊老師用十幾年的真誠和努力,陪伴、鼓勵、幫助孩子。她教過的學生有兩位是日照市高考狀元,還有一位考入北京大學。

 

  事發後,也有多名自稱楊老師學生的網友表示,楊某某是名好老師,“多次班級成績年級第一,不但教書而且育人,教給孩子做人的道理不計其數”。

 

  二

 

  楊老師自認爲“平凡”的工作很快丟了。

 

  7月2日,五蓮縣教體局做出追加處罰:扣發楊某某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獎勵性績效工資;責成五蓮二中2019年新學年不再與楊某某簽訂《山東省事業單位聘用合同》;將楊某某自2019年7月納入五蓮縣信用評價系統“黑名單”。

 

  “在教學樓樓道內,讓學生蹲在地上,用課本抽打、腳踢等實施體罰、批評教育十多分鍾。”五蓮廣電網發布的一則新聞公布了更多細節。

 

  圖/五蓮廣電網截圖

 

  “對。”8月1日,該局一位工作人員對中國新聞周刊稱楊某某的確用腳踢了學生。

 

  除了增加“腳踢”等內容,事發原因也有變化。上述文章表示,當天五蓮二中2名初三學生上課遲到,被班主任老師楊某某責令到教室門口反省,後兩人離開到操場。楊某某抽打學生後,學生李某家長到校發現孩子臉部、頸部、腿部等多處紅腫,隨即報警。

 

  “這比原來的‘逃課’更加具體詳細”,五蓮縣教體局人事科一名工作人員7月11日向澎湃新聞解釋道。

 

  處理很快下來,但學生家長不服。“教師體罰毆打學生下手太重,已越過了正規管教學生的底線,按照相關法規應從嚴處理。”

 

  “無視國家教育法規及上級三令五申嚴禁體罰學生的有關規定,公然體罰學生,對學生身心造成傷害,如不嚴肅處理,難以防微杜漸。”上述新聞顯示,當地部門基于此對楊某某做出追加處罰。

 

  三

 

  楊某某被重罰的消息傳出,迅速引發輿論關注和熱議。

 

  不少人認爲,該老師在全班同學面前用課本抽打、腳踢學生長達十多分鍾,造成學生多處紅腫,情節嚴重。不管楊某某此前是名如何優秀的老師,此次所爲違法違規,理應受到處罰。況且,體罰是暴力手段,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這一說法有法律依據。《義務教育法》規定:教師應當尊重學生的人格,不得歧視學生,不得對學生實施體罰、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爲,不得侵犯學生合法權益。《教師法》也規定了教師實施體罰要承擔的民事、行政乃至刑事責任。

 

  但具體何爲體罰,法律條文並未說明。

 

  “以後該如何管理學生?誰還敢當負責任的老師?”也有網友認爲,涉事學生中考前夕逃課,楊某某對其管教是正確的。體罰雖有不對,但當地教育部門有迫于家長壓力處罰過重之嫌,會寒了許多教師的心。

 

  “處罰有些過了,這會對老師造成一生的打擊。”一名縣級中學班主任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楊某某體罰學生肯定有錯,但也事出有因。

 

  “就五蓮二中這個事件而言,學校和教體局處理當事教師的理由是充分的。但是在尚無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的‘空白期’,也可以對當事教師從寬處理,畢竟社會各界對此事還有極大爭議,舊習慣總有一定的慣性。”《齊魯晚報》7月10日評論此事時說。

 

  教師懲戒權不明確,是問題所在。

 

  “如果學生屢教不改,家長也不配合,老師最後其實會放棄這個學生。”上述中學班主任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因爲對如何懲戒學生沒有明確的規定,目前學校和教師都處于尴尬境地。

 

  “我們不敢管,也不願管了。”一名小學教師稱,此前有一位同事用打手心的方式懲罰學生,家長發現後鬧到學校,導致該名教師被批評處分。

 

  教師還能懲戒學生嗎?應該如何行使教育懲戒權?對于頑劣的學生,該如何管教?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原北大附中校長康健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教師保留懲戒權是必要的。但懲戒權在概念上很難統一,且程度很寬泛。“如果說可以打,但是什麽時候能打?打哪裏?打多重?打多長時間?沒有立法和准確的實施細則,實施起來很難。”

 

  這一問題也得到了相關部門的重視。“正在研究制定教師懲戒權具體的實施細則,將盡快出台。”在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文件提出要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後,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8月1日公開回應稱。

 

  康健表示,懲戒甚至體罰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現實教學中更多的問題在于歧視和侮辱學生。這就需要教師提高師德,尊重和理解學生,“老師愛孩子的話,下手的輕重自然會知道”。

 

  此外,懲戒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更重要的是要靠先進的教育手段,比如對犯錯的學生采取“個人談話法”等。教師應該通過不斷學習,掌握更多合適正確的教育方法。

 

  “孩子的教育不單單是教師的責任,也需要家庭和整個社會的參與。”上述班主任稱,父母平時的關愛和引導,會對孩子造成更大的影響。

 

  康健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不能把所有矛盾集中在教師個人身上,討論楊某某事件時也不能局限于懲戒權,而是全面考量事件的真實情況和整個社會背景,比如留守兒童問題、部分地區教育觀念落後問題。教育也應該結合當下兒童的特點和需求,結合家庭和社會形成一個完善的制度和系統。

 

  圖/五蓮縣人民政府官網截圖

 

  7月28日,五蓮縣人民政府發布情況通報,稱7月23日教體局已撤銷追加處理決定。根據涉事老師個人意願,已將其從原學校調往五蓮一中。目前,當事雙方已協商達成和解。

 

  對于爲何撤銷這一決定,中國新聞周刊先後致電五蓮縣政府、宣傳部、教體局,均未獲正面回應。

責任編輯: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