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人民幣跌破“7”,黃金創下逾6年新高,央行奉勸“別搞彙率投機”

吳曉璐  2019-08-06 14:29:00

破“7”還能重圓?

  8月5日早間,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彙率急速大跌,在半個小時的時間內連續跌破“7”和“7.1”關口,盤中最低跌至7.1078元,較前一日收盤價下跌1349點。受此影響,在岸人民幣開盤即跳空低開,盤中持續走低,最低跌至7.0324元。

 

  人民幣彙率破“7”,爲2008年3月份以來首次,也就是說,是11年以來首次。近兩年,人民幣彙率多次臨“7”而未破,2017年1月份和2018年11月份,離岸人民幣彙率都曾跌破6.98。

 

  離岸人民幣彙率周線圖

 

  圖/文華財經

 

  “對于人民幣彙率的波動,相較于前兩年,央行的應對已經成熟很多,預期管理很好”,某券商首席分析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在人民幣彙率破“7”之後,央行火速回應,稱人民幣彙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裏。

 

  截至發稿,離岸人民幣彙率報7.0868,下跌逾1100點,在岸人民幣收盤價報7.0374,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下跌988點。

 

  圖/文華財經

 

  央行火速回應:正常波動

 

  在人民幣彙率破“7”之後一個小時後,央行官網迅速發出回應,稱“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彙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 。

 

  其實早在今年5月底、6月初,央行高層就已經多次就人民幣彙率問題公開表態,爲人民幣兌美元彙率破“7”打過“預防針”。央行稱,“7”的整數位並非“紅線”,打破整數價位的禁忌,應視爲人民幣彙率彈性提升的必然結果。

 

  “破‘7’的預期一直都在”,如是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首席研究官朱振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去年的貿易戰比現在嚴重得多,當時央行都有能力保‘7’,現在也並非保不住,這次破‘7’更像是一次半主動的風險測試,一方面順勢去掉破‘7’的心魔,另一方面爲國內的潛在經濟下行壓力和金融風險做准備”。

 

  他認爲,如果彙率過于強勢,是在爲全球的競爭性貶值買單,不一定符合我國的利益。而貶值更多的是心理上、預期上的沖擊,對經濟的影響比較間接,如果能控制好預期,貶值不一定是壞事,尤其是在目前內部下行和外部貿易戰的背景下。

 

  招商證券宏觀經濟研究主管謝亞軒認爲,對于人民幣彙率而言, “7”這樣一個整數點位不應該被視爲“禁區”,而更應該視爲早晚要打破和丟掉的“枷鎖”。就算破“7”,更多是貿易談判沖擊、美元強勢和外彙供求變化等市場因素的作用,並不意味著決策層的政策導向是刻意推動人民幣彙率貶值,或者人民幣彙率的穩定就不重要了。

 

  央行稱,盡管近期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從曆史上看,人民幣總體是升值的。2019年初至8月2日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貶值0.53%,小于同期韓元、阿根廷比索、土耳其裏拉等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彙率的跌幅,是新興市場貨幣中較爲穩定的貨幣,而且強于歐元、英鎊等儲備貨幣。

 

  黃金刷新6年新高

 

  隨著人民幣彙率的走低,股市承壓,截至收盤,上證指數下跌1.62%,深證指數下跌1.66%,滬深300指數下跌1.91%。據東方財富網,今日北上資金淨流出30.65億元,已經是北上資金連續四個交易日淨流出。

 

  但是,貴金屬板塊和黃金概念股大漲。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收盤,貴金屬板塊大漲8.08%,黃金概念大漲4.62%。

 

  圖/東方財富Choice

 

  與此同時,貴金屬黃金白銀大幅走高,期貨市場上,黃金幾大活躍合約全線漲停,白銀主力合約大漲逾4%。

 

  其中,黃金主力合約收盤報334元/克,刷新自2013年3月份以來新高,也就是逾6年以來的新高。

 

  圖/文華財經

 

  實際上,自2018年8月份以來,貴金屬黃金和白銀早已走出一波上漲行情。截至8月5日,今年以來滬金主力合約累計上漲16.15%,滬銀主力合約漲幅也在10%以上。

 

  黃金價格一般被當做是全球經濟周期在商品價格上的映射。長江證券研報表示,數據顯示,黃金價格與美國實際利率高度負相關。與此同時,黃金價格短期表現,還往往受避險情緒、通脹預期等影響。

 

  2018年8月份以來

  黃金期貨主力累計漲逾26%

 

  圖/文華財經

 

  剛剛過去的7月份,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爲美國十年以來首次降息。

 

  長江證券表示,2018年4季度起,美國經濟已進入景氣回落階段。隨著經濟下行、就業惡化壓力加劇,美聯儲在6月釋放降息信號。未來一段時間,美聯儲或將重回降息通道,拉開全球流動性寬松序幕。這一背景下,黃金將持續受益于美國實際利率中樞回落。

 

  中泰證券認爲,美國經濟自2018 年4季度見頂、5 月底以來美國的先行指標等均指向經濟趨勢回落,特別是,如果美國進一步加征 3000 億商品關稅,或將進一步拖累美國經濟,持續降息或不可避免,真實收益率下行趨勢不改。當前時點,金價上漲處于經濟回落的第一階段——交易國債收益率下行,黃金/白銀板塊配置價值依舊,繼續堅定加配貴金屬板塊。

 

  破“7”還會重圓?

 

  對于人民幣彙率後期走勢,央行表態稱,“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對于人民幣後期走勢,朱振鑫認爲,長期內,人民幣不具備持續貶值的基礎。彙率本質上是一種相對購買力,最終只取決于經濟基本面,任何一個國家的彙率和他在全球經濟中的占比長期看是相吻合的。他表示,中國經濟雖然在放緩,但與全球大部分國家相比增長的韌勁依然有優勢,未來中國經濟的比重還會繼續提升,這對人民幣是一個最大的支撐。

 

  “人民幣彙率破‘7’後大概率會重圓”,朱振鑫表示,“主要從兩個方面來看,首先,人民幣彙率雖然越來越市場化,但本質上還是政策變量的一部分。當國內經濟壓力較大的時候,雖然彙率有自然貶值的壓力,但一般央行的管控也會更加謹慎。2018年之所以彙率貶值比較多,一方面是因爲國內還有比較大的經濟騰挪空間,另一方面有對沖出口壓力的考慮。其次,美元太強勢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隨著美聯儲重啓降息,十年前的競爭性貶值也有擡頭之勢。”

 

  前海開源基金董事總經理楊德龍認爲,人民幣兌美元並不具備長期貶值基礎。從基本面來看,一方面中國經濟整體增速平穩,在全球主要資本市場裏面處于較高水平,這是人民幣長期走勢的一個重要支撐;近兩年,外資通過各種渠道進入中國股市、債市,也說明了外資對于中國經濟長期增長趨勢的看好;另一方面,在美聯儲降息之後,周邊央行紛紛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那麽全球迎來“降息潮”,而中國沒有跟隨,保持定力,根據我們自身狀況,采取合適的貨幣政策。從貨幣政策看,人民幣也不具備快速貶值的基礎,再加上,我國外彙儲備充足,仍然高達3萬億元以上,這爲人民幣提供了強力的支持。

 

  央行則表示,在目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背景下,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貨幣政策保持常態的國家,人民幣資産的估值仍然偏低,穩定性相應更強,中國有望成爲全球資金的“窪地”。

 

  對于居民個人而言,人民幣彙率貶值,最直觀的影響就是居民購買力下降,出國旅遊、境外購物、子女海外上學的成本均有提升,對房價而言,自然是利空,會影響部分購房投資。但是對于企業而言,人民幣貶值後,産品相對競爭力增強,有利于擴大商品出口。

 

  此外,央行還奉勸企業,別搞彙率投機。在今天的回應裏,央行表示,彙率雙向浮動是常態,不僅是企業,即便更爲專業的金融機構也難以預測彙率的走勢。因此,支持企業購買彙率避險産品規避彙率風險,但是做外彙衍生品應以鎖定外彙成本、降低生産經營的不確定性、實現主營業務盈利爲目的,而不應以外彙衍生品交易本身盈利爲目的。

責任編輯:郭惠芬